63 偶然起心再求医
作者:篝火      更新:2020-04-27 03:19      字数:4298
 
  
  又一日夜里,古华主动给依梅打电话:“干么子?”
  
  “要上班了。”
  
  “试试你的新手机,打打看,挂了。”
  
  “不嘛,再聊会儿嘛!”
  
  古华听依梅这话儿,开心地笑了。这说明亲情还在。“好吧,再聊会儿。”
  
  三日夜里,依梅打电话:“爸,我身份证丢了。”
  
  “我说你个天晃晃,总是不注意!”
  
  “没丢哇,人家收了!”
  
  “谁收了,警察吗老板?”
  
  “没有哇,逗你玩!”
  
  “你在恐吓我!”
  
  “嘿嘿!”
  
  2013年的夏天又尝到多年未尝到的热滋味,全球暴热,温度有高达42度的地方,古华生活的这山区算是正常的了。转眼秋季开学来临,依梅倒是三天两头给爸爸打电话。她邀约了老家同村的王婷也去新彊库尔勒,同样要老板打了千元路费,却打给了隆兴镇她称为的老大手上,叫代转给王婷,但王婷却未拿到钱,被老大挪用,王婷人没去,老板向依梅要钱,依梅却向王婷要钱,女子家就这样,好友之间往往几句话不投机就反目,便言语间相互伤害互相揭短,“你是小姐!”“你不要脸!”人以群居,鸭子莫说扁嘴,二人关系早己闹僵。
  
  “爸,你把王婷父母手机号给我找到,我要她父母还我钱。”
  
  古华厉声道:“你幼稚,想问题太简单,你把钱打给谁的应该向谁要嘛,王婷没卡就别随便相信人嘛!还它妈老大,你都混的什么人群?你去向王婷父母要钱试试看,挨臭骂还是轻的!”
  
  “谁叫她把我喊小姐,我回来后就要找人打她!”
  
  “哼,只要进酒店、歌舞厅什么的,哪个会有好印象?除非你不进,找个正常职业!”
  
  “哦,哦,晓得了哇!”
  
  “我决定秋凉了去北京再治疗一次病!”
  
  “啊?那不是又要我去护理?”
  
  “那就看你了,反正我得找人隌同。”
  
  妈的,古华挂机后骂道,听口气还耽误了她的工作,死女子,没转变,还真不是它妈个玩意儿!
  
  古华多么希望依梅是这样回答呢?“爸,你啥时走给我打个电话,我马上回来送你去北京!”这东西,天性就只知道为自已考虑。
  
  古华本来放弃了再次奋斗就医的打算,出门难,就这样自生自灭好了,虽然远方的小妹母女早就劝他再努力努力,别放弃,他也未被真正劝过来。但前几日,却无聊之下输入了病名百度打开,发现了此病这三年来又有了非手术新疗法,是北京武警总队三院,宣称的“一种集中药、电疗、磁疗、远红外线于一体的综合疗法,利用中医调理脏腑促进阴阳平衡,达到调理气血的目的。
  
  通过热磁效应使人体血液循环加快,药物有效成分在短时间内电离转化为超强渗透性的药物离子,通过人体经穴、皮肤组织或黏膜直接导入治疗部位,循经走络发挥治疗作用。此方法可有效提高药物利用率,收到强化治疗、内病外治的效果,疗效较口服等常规方法提高了数十倍。”
  
  古华觉得适宜,对方主动联系上他,这才真下决心再去-试,便电话大老板侄子转告外侄刘刚赶快还钱,不然走不动路。古华以为刘刚多半年了已领到工钱了,原来是要大老板侄子代他刘刚打款,古华向刘刚要钱实际上是在催大老板侄子提前给刘刚发工钱,怪不得古华翌日催促,要侄子尽快给刘刚通知,侄子说你走的时候打给你也可以嘛,把卡号发我。”
  
  傍晚,古华又在练功了,那需要心无旁鹜,专心放松。但心里却老是想着依梅向王婷要钱与自已去北京的亊,安静不下来。“妈的,”古华骂自已,“提起放不下,差劲!”
  
  这一点,古华到是翌日恢复了正常。但他觉得自已虽大气实则小气量,网上一句二杆子作者故意的刺激话语,真就达到了目的,刺到了他的心,顿时他肝胃的气痛似当年感觉的复发,但消除起来却没有当年灵验。本就行动困难,又肝胃气滞疼痛,光阴就在不舒服的感觉中熬煎着。他己战胜了孤独感,他已够坚強洒脱的了,意志超乎常人。
  
  但古华更感叹这时代二杆子年轻人多起来了,谁毒害了新一代年轻人、丢弃了毛泽东思想?网络游戏杀杀杀的熏陶、烂电影、电视剧的感染,毛伟人好不容易扭转过来的千年世风,好好的一个清平乾坤,无娼无毒无黑无叫化子的社会,被改革开放涌入铺天盖地的污浊东西,害了华夏古老纯洁的文明,人没了人的內涵,堕落变坏。而那淘宝店无孔不入,网络游戏最讨厌,每毎打开网页或下载什么,游戏就先冒出来,要你去打,且婆娘娃儿反客为主一窝蜂涌来。古华骂道:“娘希匹,你以为世上每一个人都很无聊吗?整天只玩游戏吗?!”
  
  立秋后天气转凉比预想的来得快,尤其早晚明显。这使古华着急起来,外侄的借款还不见汇来,钱到手后才能安心准备起程亊宜,找谁去护理还无着落,依梅答应愿意去,但找两人去好,依梅也欢喜两人有伴,但两个护士去,消费负担就有点吃力了。
  
  古华分别给外侄、侄子短信催要钱,还算好,大老板侄子古春经受住了良性的考验,不顾外侄借款于己,率先将钱代刘刚还给了古华。古华叫保姆去验证汇款属实。
  
  终于,古华思索到一个最佳护士——外侄扬元刚的妻子殷兰子,并不报希望地通了话,没料下午通话,晚上扬刚就有了回复:同意。古华说:“谢谢了,元刚,虽是舅侄关系,我不会亏待的,不会让她白跑一趟。”
  
  保姆去验证汇款属实,因手机故障,古华只好等待翌日与北京医院预约,然后通知殷兰子四天后赶来。但殷兰子说:“最好去两个人,依梅如果能挣钱,就别叫她回来,看能不能叫你保姆也去!我一个人恐怕不行,上车下车什么的。”古华明白殷兰子没文化,担心自已在繁华都市玩不转。说:“我下来就与依梅通电话,她说愿去就去吧!”
  
  古华几次白天通话,依梅都似在睡觉的声调,懒洋洋地嗯一声。“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听电话,”古华说,“好像我还打搅了你似的。到底你能不能回来?”原来依梅的工作是晚上,只能白天睡觉。
  
  古华从来不敢相信依梅的话会有几份真实,果然依梅变卦了:“我走不脱,只准一个星期的假!”
  
  这话骤然给古华充了一肚子气,本来肝胃气滞还未全消除。他半点儿也气不得的,灵验得很。“妈的,这么说你的亊重要,我的亊次要了?心好的女子放下一切冲破重重困难也会回来的!”其实依梅在新疆干的一天接待十几个男人的工作。
  
  “未必我走路回来?我没车费了!”
  
  “近两个月了,你不是说每天至少两百元收入吗?难道五六百块钱就没有?”
  
  “给王婷打的一千块要我还账了,冷得不行又买了套衣服,我交个了朋友,出去进馆子吃光了,身上还有百多元钱。”
  
  “花天酒地了?酒肉朋友,你看你有几个长久的朋友?老家的王婷与你青梅竹马,也搞僵了关系,女孩子家就是这样!”
  
  “谁叫你不汇给王婷本人?却汇给隆兴镇什么老大,不是说老大要给你还钱吗?怎么没还?”
  
  “我本来就没打算要老大还钱!”
  
  “那你还叫唤什么?活该!耍酷是吧?我早就猜出你们之间有别的什么瓜葛不愿对我说实情。罢了罢了,不指靠你,放弃幻想。”
  
  “我在北京来看你!”
  
  “哼,我需要的是你看望吗?想得好潇洒,你是宾客吗?不知道我需要的是具体护理与往来旅途护送辗转吗?滚你妈的!”
  
  放下手机,古华在想,依梅其实混得心态己变,飘洒小姐一个,己不适应贤淑地具体护理劳动。怎么办?临行前还有几件亊要运筹,去县社保局打招呼、怎样带款子、买礼品、去给学校打招呼,听工会主席说还有护理费补助,前两次住院其护理费就被自己忽视了,自己不主动争取,这时代的社会还想别人主动吗?想想还是需要一个得力的护理,办亊能独挡一半。便又拨通了另一个在外打工的侄子永山的电话,上次永山出门打工路过,古华还资助了侄子六百元钱。
  
  没想到侄子正在返乡途中延安客车上,永山答应去护理幺爸,古华许诺开工资。这下好了,可以只带得力的侄子永山一人,只好拨通殷兰子电话,说谢谢好意,依梅不愿去,你一人去自觉吃不消,我只好叫永山一人去。殷兰子问:“永山答应了吗?”
  
  “答应了。”
  
  “嘻嘻嘻,不好意思了,幺舅!”原来殷兰子对只有她一人去,本来就心虚,怕玩不转都市迷宫与办不好事,丟人现眼。
  
  古华再打依梅电话:“你说个老实话,得不得回来?”依梅这时在理发店,声响嘈杂,每日上班前要涂脂抹妆,掩盖清纯。
  
  “应该不会回来吧!”
  
  妈的,什么口气!依梅周围人多,操着耍酷的口气,不真诚的语气令古华讨厌。“那过年呢,回不回来?”
  
  “挣到钱才回来,我化妆刚毕,要上班了,挂了!”
  
  “你那习惯,我看你能挣多少钱回来!”关机。
  
  很可能自已一年后退休时,看能不能见依梅归来了!思念之情更重,只有化解思绪,不再想依梅。只怪自已命苦。
  
  给县社保局打招呼,以便住院回来报销医疗费,不幸中有幸,那单位刚好有一个老乡加同学是主任,曾两次讨扰,人熟好办亊,但不提点礼品有点过意不去。中国现在己经如此了,纯粹的工作关系己再难复归。但保存的电话号码已三年,是否还在用旧手机?人还在不在?或许出差不在单位了,必须验证一下。初打说已是空号。按错了?再试通的,却无人接听。
  
  翌日上午再拨号,通了,原来老同学还是用的老手机,记明了人还在社保局上班。
  
  下午正在吃饭,古华接到电话,是侄子永山打来的:“幺爸,你给永兰子退信了吗?”
  
  “退了。”
  
  “能不能我把你送到北京安排好,我就回来,村上在催新房装修,我要亲自经管,离开时间太长不行。”
  
  又出现波折。保姆说:“早些就莫答应嘛,退信了又才反悔。”古华道:“好吧,那我只好再给永兰子通话。”
  
  殷兰子与古华一个习惯,不爱随身带手机,但碰巧在家。殷兰子倒不在意,笑哈哈重新答应来。
  
  但古华等到翌日再去找学校领导,在蓝球场上唤住后勤主任程之道,说禀报一下去北京住院的消息,并询问护理费的事,程竟说不清楚这亊。老实说古华压根儿看不起程之道,靠前任校长老乡加亲戚关系被提拔为掌管财务的主任,其品性、能力属于庸人得志。看看,古华看人看得不错,这不,校长治病都报销有护理费,普通关系的教师就不清楚了?嫉妒古华多年闲拿高工资?古华没再多言,小人多不敢得罪,要得罪就得征服,新校长不在,只好再次找校长问问,正好见见新校长,算拜山头吧!想叫新校长主动嘘寒问暖主动登门拜见他古华,这年月的领导,没门!但今日是周五,只好等下周一了。
  
  清晨五点,古华想起一件亊,便起床打开电脑操作起来。尔后又给依梅留言:白天睡觉晚上工作,你那叫正常工作吗?久而久之人的生物钟就打破了,要得病,说你也不懂。
  
  好吧!
  
  没想到依梅起床这么早,当即有回话,并告诉爸爸她在网吧。古华惊讶道:妈也!
  
  依梅应一声:哎!
  
  你占老子便宜!
  
  哈哈!
  
  如果过年你也不回的话,哼!
  
  哎哟,会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