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诛心
作者:徐静云      更新:2020-06-02 16:15      字数:1871
    一旁乞丐叹,终是两情相悦,便知趣离开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间,乞丐靠着别人怜悯乞讨钱币,带着无羞耻脸皮行走,哦,他一个寂寞的人,腿向左边的小树踢过去。

    西门延脸往左移动了一下,慕姜默默跟随着转移视线,她惊讶原来这个乞丐是假装的。

    西门延说:“人的眼睛会告诉你他是好是坏。”

    接着诚恳说:“给予善的时候也要明白真假好坏,善不是盲目,是有理性的分辨。”

    话完望向前方,眼中的光芒变得黯淡。

    慕姜体会到了被欺骗折磨的痛苦,皱着眉,带着有温度的手拉着西门延衣角道:“我当时没想这么多,现在我明白了下次观察之后再决定。”

    乞丐察觉身后有人望着,便回转头,西门延就站寺庙门口默默注视着,露出比可怜更加博爱的目光,比伤痛更加治愈的眼,比世间任何无助更加脆弱的目。

    乞丐以为西门延会露出不屑的眼,冷漠的离开,或者怀着愤恨的心打自己一顿,西门延没有,只是这样静静看着自己。当乞丐被唾弃,被无视,被讨厌时,因着西门延这双眼乞丐找到了活着方向,欺骗是不好的,不劳而获是不对的,该脚踏实地去实现自己目标,这是多么伟大的创世认知。乞丐眼角盈满泪珠,于是扔掉了那碗,转过身,流着泪望着前方跑开了。

    水随波涌,不知何日兮。

    柳随风荡,惟愿今日兮。

    明孤苦无依兮,而知不平。

    已知行不妥兮,不复乞讨。

    西门延久久忘情地看着跑走的乞丐,然后抬头望天,神情有点低落道:“善一旦被欺骗,只会滋生邪恶,谁也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慕姜懂得了,眼睛连接着恶与善。

    熹微的天空之下,柳树嫩绿的枝条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他俩便跟着乞丐逃离的方向来到了寺庙旁的湖边,湖中有小船泛舟,湖窄最多只能有两个中等的船一起通过,再多就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湖。

    它两旁种植了很多柳树,柳树低垂似女子的秀发很是柔美。人群在湖两岸熙熙攘攘走动着,叫卖声在其间走动着,不时有两三人结伴过去撩拨秀发,她们的背影是欢快的,身上的春衫是淳朴耐穿的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飞鸟,在温暖的春风中,欢快地摆动双翅。

    慕姜无意识地走过去看到了名叫茈敏女子,脸上有家庭带来淡淡的忧,让慕姜觉得好熟悉。

    茈敏感到有视线在自己身上,优雅端庄停下,望着慕姜似乎在验证这一切,是真的,茈敏和母亲的关系,那是一个让人惊声尖叫的地下室,充满了瘦骨嶙峋的死者,茈敏每日要忍受那些声音的困扰,第二日便会有新衣服穿。茈敏报过案件,不过没有受理,但她不愿意屈从现实。茈敏看到了慕姜身旁谪仙般的西门延,点了点头,回敬的目光诚挚又含聪慧,相比之下被西门延捏住耳朵的慕姜,到有点失去分寸了。

    慕姜借自己的女子身份欣赏到让人沉醉的女子,那位女子衣裳轻如云雾,袖宽轻灵欲飞,眼睛纯净清澈,鼻子高挺如刚绽放的花,薄薄的,粉嫩的嘴唇如樱桃。她整个脸和身材凹凸有致,外衣和衬衣相间处隐约露出的皮肤白皙光滑的相称,她给了慕姜似有若无的期待。慕姜远离人与人的私见,看的更加迫切了,认为只有做最深刻具体的分析,才能看清女的和女的之间的区别,又继续看脸与发饰就被西门延拉走了。

    西门延左手一把抓住了慕姜的右手,不经意拉扯使得慕姜背往后仰,他起身快步扶住她,她惊慌失措的眼在被扶住之后似有明白其意思,双手温柔摸他的脸颊,撩拨了心弦,如誓言般的声音入了他的耳朵:

    “有一男子秉风倜傥,见则掩笑倾之,我甚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男子秉玉英姿,见则愿来交之,我甚向往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男子秉貌倾城,见则五昼四夜难眠之,我甚欢喜捏之。”

    西门延脸上留下了一个手捏的红印,他整个人因慕姜的话激动着,控制不了自己的兴奋,此刻也是愿意对着流逝的时光,她的身姿,起誓和他携手漫步花海与木桥的人将是此生唯一的信念。

    站在桥上怦莜看到这种人物场面的侧影,呦吼一声。

    阳光下。

    光映照着西门延的脸也越发精致,肤白如脂,衬得气质越发高贵。他的美就像沙漠里的绿洲,让人感觉有希望。

    绿洲给人的希望是能活着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人带给的希望是一种很久存在而又忽然消失的力量。

    初春的风吹的很温和,吹的杨柳摇曳。太阳开始西斜,那光也渐渐变得柔和。西门延扬了扬眉眼睛余光看向湖边,手扶着额头试图抑制眼的疼,道:“跟我去往桥上看看,我要知道这桥造的怎么样。”话未完无法压制的疼痛,让西门延蹲下捂着眼睛,血泪流出,嘴中喊着:“好痛。”慕昭惊恐如长江之水汹涌而出,她扶着西门延大喊:“救命。”这一瞬间悲伤驱赶不绝。

    怦莜看清了人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再乞讨的乞丐瞧见西门延出了事情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位不知名的女子瞧见西门延身旁的人喊救命,便去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湖两岸的孩子、老人瞧见西门延喊疼也跑了过去帮他。

    找到孩子的夫妇看到西门延捂着的手肘淌着血,便去找医师来救西门延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城外的人都在关心西门延受伤的事情,他们期许西门延不要有事,意望他成为一个伟大的人。